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毒品辩护
毒品理化检验报告进行实质性审查的必要性
发布日期:2020/5/25 23:16:03    浏览:

微信图片_20200602110721.png





司法鉴定意见作为证据种类之一,在三大诉讼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举足轻重的。

它对于弥补司法人员在处理案件过程中,对专业性知识认知能力的不足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通常英美法系会把这一类证据称作为“科学法官”。作用归作用,但作为证据而言,能否成为定案依据则重点必须把对其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的审查判断放在首位,在实务中,司法机关和各诉讼参与人(鉴定人员除外)的视角也是重点关注在这里,从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出发不能说做这是错误的,但从证据的价值判断而言,上述表达还仅仅停留在形式意义上的审查判断而非实质意义上的。

究其原因,我们不难从司法现状中找到答案,无论是司法人员,还是各诉讼参与人(鉴定人员除外)对司法鉴定意见的审查判断的视野仅仅停留在规范层面上而非鉴定的实证层面。

换言之,就是司法人员也好,诉讼参与人也好审查判断司法鉴定意见的方法和经验仅仅停留在对照法律、司法解释或者规范性文件来核查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内容,从而找出差异性来评价该司法鉴定意见能否做为定案依据而不是从鉴定意见的形成过程、形成原理、形成机制等角度切入,来探究该鉴定意见是否具有实质意义上的证据价值,进而来审查判断能否纳入到定案证据的体系中来,即便停留在规范层面,司法者的眼光也没有往返于证据价值与案件事实之间深层次的逻辑建构上。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固有的司法习惯和认知能力制约了司法者的判断,同时也由于司法鉴定人员群体的存在,使得司法者产生了对这些专业人员的过度依赖,促使司法者缺失对鉴定专业领域知识的建构和提升,这就使得“以鉴代审”现象恶性循环,被广为诟病。

以某人民法院某份死刑裁定书认定的毒品理化检验报告为例,辩护人提出:根据案情,侦查机关委托的毒品理化鉴定机构适用的标准应当是GB/T29635-2013来鉴定涉案毒品海洛因,而不应当适用GB/T29636-2013甲基苯丙胺的鉴定标准。某人民法院对此回应:对于所提“鉴定海洛因应使用GB/T29635-2013方法,但是本案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使用鉴定方法GB/T29636-2013,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辩护意见,经查,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已对该问题做出书面说明,该文字瑕疵不影响该鉴定意见的证据资格,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就这样的回应而言,笔者认为,某人民法院显然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进入了“以鉴代审”的裁判思维怪圈,而忽视了该意见是否具有证据价值的实质性审查和客观性判断,既违反了规范,也违反了原理。就违反规范而言,两高三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鉴定意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三)鉴定程序、方法有错误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五条规定,鉴定意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六)鉴定过程和方法不符合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的;显然从文义、从常识来讲,就能判断涉案毒品海洛因的检验方法和使用的标准只能是GB/T29635-2013而不能使用甲基苯丙胺的检验方法和使用标准GB/T29636-2013。

就原理而言,纵观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及相关规范性文件联合发布的《疑似毒品中海洛因的气相色谱、气相色谱-质谱检验方法》(GB/T29635-2013)、《疑似毒品中甲基苯胺的气相色谱、高效液相色谱和气相色谱-质谱检验方法》从检材和标准液的溶解与配制、气相色谱仪参考条件、标准工作曲线的绘制、内标法的提取操作和外标法的内标物等均有不同的差异,尤其在检验过程中色谱柱温的使用和调节对检验结果的稳定性和客观性而言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用,这就说明两个标准的适用不同,不仅仅是文号上的一字之差而是从实质上导致了认定的案件事实存在了根本性错误。

至少可以导致两个方面的合理怀疑不能得到合理排除:一是用于本案涉案毒品的检材是他案而非本案的;二是检验鉴定人员的操作严重失误。

很遗憾,该死刑裁定仅以该检验报告的鉴定机构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一份书面说明解释为“文字瑕疵”就一言而避之,确认了原审判决书、裁定书对检验报告认定的效力,这不能不说是案件事实认定过程中的重大缺憾。

对此,笔者仅从规范意义上进行评价认为,这种违反法规范的结果必然导致要素事实的错误,而这种事实认定错误的修正方法只能是补强证据而不是对错误的事实做出所谓的合理解释,尤其是这种鉴定标准适用错误补正方法只能且只能是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基于这样的一个理由此案就应该发回重审,发回重审后如果由于检材灭失等原因不能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的,应为核心证据有重大缺陷,由原审法院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亦或由某人民法院委托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因客观条件所限无法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的,进行依法改判,这应当是现代法治理念下,贯彻少杀、慎杀原则的应有之义。

毫不避讳的说,笔者除了从学理和法理上觉得对该报告的认定和处理有些匪夷所思以外,并无对某人民法院有求全责备之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此检验报告的实证结果为例。

提醒我们的辩护律师在司法实践中一定要注重对毒品理化检验报告的实质性审查及其存在的证据价值,一定要注意到实质性审查对案件事实乃至案件处理结果的重大影响,进而引申出来其他案件中对待司法鉴定意见书也应该审慎的态度。

否则,辩护或者代理的效果只能进入一个孤岛。

222.jpg



关于我们 团队导师 经典案例 在线反馈 联系我们

草原狼刑事辩护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或建立镜像
客服邮箱:857276612@qq.com 技术支持:科创互联
Copyright2016 All rights reserve鲁ICP备1600745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185